我的家教经历      
之一 暑假快要结束了,家教中心又给我打来电话,说给我介绍了一个学生。本来我打算好好休息几天或者去短途旅游。可家教中心的老师说,这是一个艺术生,比较好带,而且课时费由我说了算,看在钱的份儿上,我还是答应了! 这个学生是学声乐的,今年专业课名列前茅,就因为文化课拉了后腿,所以高考名落孙山,特别是英语只考了20多分,所以才让我给她补习英语。 约好了每天的下午4点到6点上课,今天是第一次课,而且我知道路比较远,于是我早早得出了家门。出门的时候我给家长打了电话,接电话的是学生的妈妈,她告诉我快要下车的时候再给她打电话,她去接我。从声音上判断,她可能三十二三岁,声音很甜。 可能是由于道不熟的原因吧,我坐车反了方向,后来又坐回来耽误了不少时间。我看看表,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半小时了,我又打电话给她,她说没关系,第一次来嘛!一会儿到了终点站她过来接我,并告诉我她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,骑一辆红色50摩托车。 车子终于到了终点站,实际上,车上除了司机也就我自己了。我走下车,果然,一个中年女子推车一辆红色摩托车走过来。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,岁数和我猜的差不多,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,那种热烈的红,我还特意注意了她的鞋,她穿了一双绣着碎花的鞋,也是红色的。我正看得出神。 “你好!你就是那个英语老师,张老师吧?”她浅笑着伸出右手,“我是李娜的妈妈!” “你好!”我这是才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,也赶紧伸出手说︰“还得让你来接我,真不好意思。” “快坐上来吧!”她往前挪了挪屁股,招呼我坐上她的摩托车。 可是她的50摩托车有点太小了,两个人的确挤了一点。 “我们还是走着吧,”我有点不好意思。 她也看出来我的窘态,道︰“那好吧!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” 我被她说得脸有些发红。 我们一路谈着,我知道这里不是她的家,为了方便女儿补习功课,她才在这里租下了一套农家别墅,等女儿上完课,她也得回家,然后女儿回学校。谈话中我知道她在天河一带住,我住的地方距离她家不远。 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要六点了。我这是才见到我的学生,一个高高的瘦瘦的小女孩,披肩的长发,穿一身黑色运动装,给人的感觉是清纯阳光。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,她妈妈就一直坐在旁边,不时的给我添点水或调节一下空调的温度。 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,我这时候有点着急,记得来的时候我看了站牌,末班车是7点15分。这时候,学生的妈妈看出了我的心理,她告诉我,没关系,等一会儿上完课,她送我回去。 看来末班车真的是等不上了,送我回去,我俩骑那个50摩托车,我不禁心猿意马,所以接下来我心不在焉,课终于上完了。 打发女儿去了学校,她锁了别墅的门。看着她家那个小小的摩托车她笑了,“怎么,还打算走着回去,那可是好几十里路呢?” “那还是我来带你吧!”我从她手里拿过钥匙,我顺便捏了一下她的手,我发现那是一双很柔软的手。 我发动了摩托车,坐了上去,我尽量的往前挪屁股,她看了咯咯的笑着说︰“你要站在踏板上骑摩托车吗?”我只好由往后挪了挪,她一叉腿,坐上了车,两只手自然的搭在我的腰里,我心里一阵高兴,看来她很愿意和我接近呢!我们一路说笑着,她说以后上课就去接我好了,反正她的单位没什么事可做,我不置可否的应着。 走了一段,天渐渐的有点暗了。能感觉到后面她两团肉顶在我的后背上,我慢慢的骑着,享受着这特殊的按摩。前面车子压倒一块砖头上,摩托车颠簸了一下,她一下子抱紧了我。前面又平缓了,我发现她的手也并没有拿回去,我心里一阵麻酥酥的感觉。 天渐渐的黑了,她趴在我的后背上不再说话。我知道这时我们两个的心理都愿意路再长一些。前面进入市区了,灯火亮了起来,她趴在我耳边说︰“我请你吃饭吧,张老师?” 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 她从后面掐了我一把,“少贫!” “回去晚了不怕老公审问你啊?”我跟她开着玩笑。 “我老公在天津呢,一年半载不回来一次,要不让你陪着我吃饭阿!”她的声音有些哀怨。 看来我今天有戏了!“那你想吃点什么呢?……” 我发现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呢! “你以后叫我茹姐好了,别显得那么生分。”她把头靠在我肩上。 “那你就叫我明远吧!茹姐。” “那我们吃点什么呢?”我回过头来看着她。这是我发现她脸色绯红,眼神有点迷离。 “喜欢喝酒吗?” “喜欢啊!” “那到我家去吧,我家里还有几瓶好酒呢!” “方便吗?”我嘴里这样说着,心里可是求之不得呢! 我们在她家下面的一家酒店里要好了外买,然后一起上楼。我发现她家里装修得很豪华,家具也都很考究。 “你先去沖个澡,我们一路风尘僕僕的。”她给我打开了卫生间的门。我进到卫生间里,发现卫生间里很温馨,都是粉红色的基调。不到几分钟我就出来了。她已经给我沏好了茶,茶几上还放着饮料,“你喜欢什么就自己用吧,我去沖沖。” 卫生间里响起了水声,我心里不禁痒痒的,下面都有了反应。我努力克制着自己,不要沖到卫生间里吧!我还不知道她喜欢那种类型呢! 好不容易,她出来来,穿了一身睡衣,头发散乱的披在胸前,我定定的望着她。 “你看什么呢,要吃了我吗?” “我就是要吃你!”说着,我一把搂过她,她顺势倒在我的怀里。这是我的下面早硬了,憋涨的难受。她坐在我的怀里,我的鸡巴一下子顶在她的屁股上。 她眼楮微微的闭着,嘴微张着,我一下子吻上她的嘴,她热烈的回应着,并把舌尖伸到我的嘴里,我们忘情的吮吸着,直到有些气短。 上面动作着,我的手也没閑着,我顺着睡衣摸上去,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裤。 我一下把她的睡衣撩了上去,她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了,她的阴毛非常的浓密,好像从会阴一直长到了肛门。我分开阴毛,那里早就水汪汪的了。 这时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我知道这时候要慢慢的享受。我慢慢的在她阴部摸索着,分开大阴唇,我摸到了阴蒂,她的身体抖动了一下,用手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在活动。然后她的另外一只手摸到我的肉棒,替我套动着。 “叮咚、叮咚”门铃响了,我下了一跳,正不知所措。她按住我,凑在我耳边小声说︰“别紧张,送外买的。”我这才想起来我们要了外卖。她胡乱的放下睡衣,开了们,服务员把饭菜摆到桌上就走了。 她锁了门,我一把把她推倒在沙发上,她也抱紧我,“好弟弟,我要你插进去! 快点,我要!“我掏出我的肉棒一下就顶了进去。她夸张的尖叫了一声,”啊!~“我感觉她的旁玄好热,有一点烫人的感觉,而且里面很紧,包裹着我的鸡巴很是受用。 我开始疯狂的抽插,她一挺一挺的迎合着。 “茹姐,你的旁巳很紧呢。”我喘着粗气说道。 “那你愿意操茹姐的旁?” “我愿意!我愿意操!” “那就狠狠的操!” “操什么呢?”我故意的问她! “操麻!” “操谁的旁早”我大声的说。 “我的旁!狠狠的操,使劲的操!” 她的骚声浪语使我更加的兴奋。我把它翻过来,她跪在沙发上,我从后面猛地一下一插到底,她又兴奋的叫了一声。这更加的刺激了我,我使劲的猛烈的插着。她的一只手抓住我的手,引导我刺激她的阴蒂,我重重的揉搓着,我感觉到阴蒂有一个豌豆那么大,圆鼓鼓的,硬硬的,还很光滑。她淫声的浪叫着,我的手上、鸡巴上沾满了淫水。 我使劲的抽插着,我的鸡巴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 “好弟弟,你的鸡巴好硬,好粗,好长,你要把姐姐的旁操穿了,姐姐太舒服了! “啊!~啊!~使劲操我!”她浪叫着! 我更加兴奋了,加大了抽插的力度。 “太美了,太舒服了,我要泄了,别停,快插!” 我感到他的旁玄一阵抽蓄,“啊!……”她大叫一声。我也感觉到一股热浪袭向我的鸡巴,一股股有力的精液射进她的旁玄吁。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。我也就势倒在沙发上,鸡巴仍旧在潢里插着。过了许久我们才从性欲的高潮中恢复过来。我的鸡巴已经软了,从她的旁玄吁滑落出来,她的旁蠕刚给我开垦过,阴毛一片狼藉,阴道口正有一股股白色的精液流出来。 “一块儿去沖个澡吧!”茹姐拉了我一下。 我们一块儿来到卫生间,茹姐让我站着别动,她用水龙头给我沖了一下,然后开始给我的打香皂。当到了我的鸡巴的时候,她先把香皂抹到手上,然后再给涂到我的鸡巴上,然后轻轻的套弄着。立刻,一阵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,我的鸡巴一下子涨得好大,好硬! “你又想了?”茹姐轻轻的打了我的鸡巴一下,我的鸡巴跳动了一下。 茹姐用水把鸡巴上的肥皂沫沖干净,然后她蹲下来,用嘴轻轻的舔着我的鸡巴,然后一下吃了进去。可能有一根阴毛吃到了嘴里,她吐我的鸡巴,从嘴里把阴毛拽了出来,然后又一口把鸡巴吃了进去。 “舒服吗?”她把鸡巴吐出来,仰着头问我。 我这时才注意茹姐其实很美,皮肤白里透红,有着少妇的成熟与芬芳。 “茹姐,我好爱你!”我一把把它从地上拉起来,抱在怀里。 “真的吗?明远,我的好弟弟!”我看到她的眼里依稀有泪光闪动。她也紧紧地抱住我。 “真的,茹!”我把那个姐字去掉了,直接叫她茹。 “我们到卧室去好吗?”茹姐简单的沖去身上的肥皂说。 我一把抱起了茹,她也幸福的楼紧我。我抱着他来到卧室里。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。我发现她的卧室布置得也很温馨,也是粉色的基调,她显然是懂得生活情调的人。 “远!快点,我要!”茹姐梦呓的叫着。 我这才发现床上的她,脸色驼红,胸膛起伏着,乳房由于平躺着,显得很平坦,但是乳头直立着。看到这些,我刚才稍微平静了的情绪又一下子兴奋起来,鸡巴也一下子硬了起来! 我吻着他的乳头,我发现她的乳头很硬。我一路向下,又来到她的那片芳草地,分开阴毛,我寻找着那个小蓓蕾。由于刚刚干过,她的大阴唇向外翻着呈紫红色,我用舌尖舔着那颗小蓓蕾,慢慢地向下移,来到桃源洞口,我的舌头一下深进半截。 “嗯!”她闷叫了一声。 这时我翻转了过来,让我的鸡巴能对着她的头部,她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,用手抓住我的鸡巴,含在嘴里套弄着。我们就这样玩着69式。 我甚至将整根舌头插入了她的旁玄吁,我的鼻子上都沾满了淫水。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。“远,快用你的鸡巴插,我受不了,快点!”她把双腿叉大开。 我把嘴从她的旁上离开,躺下喘着粗气。 她一下子压了上来,爬到我的身上,抓住我的鸡巴一下子对準了她的小啾,“兹”的一声,全根没入。“啊!~”她叫了一声,开始上下套动,我一伸手把床头的大灯打开了,我清楚地看到我的鸡巴在她的旁玄进进出出,淫水顺着鸡巴往下流着,太刺激了!她忘情的耸动着,套弄着,旋转着,研磨着。我用力的推着她的屁股,好使抽插的力度更大,感觉更刺激。 这样干了大约有20分钟,我让她下来坐到床边上,用手抬起她的一条腿,架到我的肩上,一只手扶着,另一只抓着鸡巴,一下塞了进去,我一挺一挺的插着,她把脸埋在我的怀里,不老实的舔着我的胸毛。 “茹,爽吗?”我喘着粗气,大声地说! “爽死了,老公,我的亲老公!你快操吧!”她喃喃的说。 “你哪儿爽?”我问道。 “北超我的旁爽,你操得我的旁爽。”茹大声地浪叫着。 这样,一会儿我就有点累了。我们又躺倒在床上,我们并排的躺着,我让她一条腿举起来,我摸到她的旁祥,一侧身把鸡巴顶了进去,这样慢慢的干着。我腾出一只手摩挲着她的阴蒂。这样摩擦着虽然幅度不大,但是快感也很明显。我有了要射精的沖动,但是努力的把持着。 “我泄了!”茹紧紧地抱着我,我感觉的她的旁包紧了我的鸡巴开始抖动,我也猛地抽插了几下,随着她的抖动,我也把精液射进她的旁玄。 好久,她从床头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块湿巾递给我,我按着她不让她动,为两个人清理了下面。 茹告诉我,她不喜欢做爱完了就去沖洗,她喜欢静静的躺着享受性爱高潮消退的过程。于是我们静静的躺着,她又偎到我的怀里。 “远,你跟我做爱舒服吗?”茹紧紧地抱着我问。 “太舒服了!茹,我真想天天都操你!”我故意说了一句粗话。 她又把嘴唇凑过来,我们浅浅的吻着。 “远!你说爱我是真的吗?”她期期艾艾的问道。 “真的啊!我对天发誓!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,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天啊! “如果我说的是假的我情愿……” 她用嘴堵上我的嘴,我们又热烈的吻着。 就这样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突然觉得有些饿,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吃饭呢。我推了茹一把,她没有动,我以为她睡着了,慢慢地凑过去,我发现她大睁着眼楮,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楮里滚落。 “茹,你怎么了,你伤心了,你不快乐吗?”我一连串的问道,然后我俯上去,为她吻干了脸上的泪。 “不!不是!远,我怕这是一个梦,会很快的过去的。我怕有一天你走了,我受不了这个打击。” “茹姐,不会的!只要你愿意,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。”我搂紧她的娇躯。 “好了,我们吃饭去吧,你饿坏了吧?”茹坐了起来穿上一件睡衣,我也到外面沙发上穿了衣服。 我这时才感到是真的饿了。茹姐拿出了一瓶红酒,我们边吃边喝边聊。聊天的过程中我才知道,茹姐的丈夫在天津做生意,一年南得回来几次。而且茹告诉我,即便他回来了那方面也很少,即便有也是草草完事,根本就没有快感可言。 “而且,他也从来不过问我的生活,孩子也和他很生分,”她啜了一口酒,幽幽的说︰“你说,我这个跟守寡又有什么区别?”她的眼神变得哀怨起来,“远!你觉得姐姐是一个放浪的人吗?”她走过来坐到我的怀里,我让她侧过身,这样我们可以依偎着。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次见到你,看到你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,就觉得我已经离不开你了。姐可是除了丈夫以外的第一次给你啊,你要珍惜!”她抱紧我,臣了一口红酒喂到我的嘴里,于是我们又一次深吻。这时我的下面又有了反应。茹也觉察到了,她捏了我一把,“你真是的,那么厉害!” 我聊起她的睡衣,发现她的旁也已经洪水泛滥了。 我扶着鸡巴慢慢的从后面插了进去,她抱紧我,我们就这样轻轻的抱着,一动不动。一会儿,我们吃点菜,必是她吃了喂我,酒也是她喝了吐给我。 “远!动动嘛!人家下面痒!”茹满脸绯红。我不知道是因为饮酒还是性欲高涨的原因。 我故意挺着不动,茹着急了,“你真坏!故意吊人家胃口。”说着,她开始扭动屁股,她屁股摩擦着我的阴毛,鸡巴也很是受用,我慢慢的享受着。 见我一直不动,茹开始发嗲。她一下离开我的怀抱,向卧室走去,“讨厌! 不玩了,让你不动!“ 正在享受着的我,被她这么一闹,更感觉鸡巴涨得难受。我迅速的追到卧室里,一下把她按在床上,屁股正对着我,我挺着鸡巴就插了进去。 “远!姐姐的旁爽吗?”她一边呻吟一遍问我。 “太爽了,茹!我喜欢操!”我回答道。 “那我就把它送给你了,现在它是你的了,你操吧,狠狠地操吧!” 听着这样的淫声浪语,我干的更猛了。 “啪啪!”“扑滋、扑滋!” 我把她反转过来,我们面对这面,我让她大腿分开,鸡巴从正面插了进去,我们互相搂抱着,抽插着。 她的旁又开始抖动,我知道她又要到了,我一面加紧抽插,一面吻着她。一股滚烫的阴精淋着我的龟头,我一激灵,立刻把她仰面推到在床上,我迅速的把鸡巴从她的旁玄拔出来,一股强有力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小肚子上。她的胸膛起伏着,两个乳房来回的颤动着。 她取出一块儿湿巾,擦干净了我刚才射出的精液,我们相拥而眠! 之二 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窗帘半开着,屋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水仙花的香味儿——我喜欢的味道!茹姐已经不在床上了,我懒懒得下了床,餐桌已经收拾干净,电视开着,客厅、厨房都没有茹姐的影子。去了哪儿呢? 这时,有钥匙开门的声音,茹姐提了一堆的油条、豆浆、牛奶进来。 “老公,吃饭了!”茹姐把东西放在茶几上,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,“我要好好慰劳慰劳你,昨天你累坏了!” 我把她抱在怀里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。 “我不累,老婆。我情愿永远这么累呢!” 她仰起头,闭上眼。我知道她的用意了。我低头吻住她,她紧紧地抱着我,我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我们热烈的吻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们才分开。 “远,去刷牙洗脸,我给你煎两个鸡蛋。男人做了那事儿是要补一补的。” 茹姐从茶几上的一堆东西里拿出了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递给我,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轻快的进了厨房。 洗漱完毕,早餐已经摆好了。吃完早餐,我穿好衣服,茹姐把茶几桌子收拾干净。她又偎进我的怀里,“远,我不愿你走,我希望你永远得这样抱着我。” 我轻轻地揽住她,“茹,我也不想走,可是我下午得给李娜上课,我得回去备课了。” “那你得经常给我打电话啊!可不要把我忘了,我怕我们之间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”茹姐玩着我衬衣上的扣子,把头埋在我的怀里。 又缠绵了一会儿,我看了看表,已经10点多了,我真的不得不走了。 从茹家里出来,走在街上,阳光是那样的灿烂,鸟儿的叫声分外的婉转,花圃里的大理菊开的是那么的娇美和热烈,这些我往时怎么就没有注意呢?! 茹姐的家距离我住的地方也就两站地,所以我就走着回了家。 我和女友慧租住在一个单位的筒子楼里面,我们同居已经一年多了,她是大我一年级的学姐,说是学姐,她比我还小一岁呢!她今年就要毕业,去了外地实习。 我打开门,一个身影身影闪了一下进了卫生间。我知道一定是慧回来了。 “哗啦!”卫生间的门插上了。我有些奇怪,往时,家里只有两个人的话,她是不插卫生间门的。我敲下门,里面没有反应。我只好回沙发上,过了许久,里面还没有动静。 “小慧,别闹了,快出来吧!”我高声的喊道。里面还是没有声响。 我搬了凳子,从上面的窗子里望进去,小慧正坐在马桶上,脸绷着,好像是生气了。 “小慧,快出来!”我拍了拍窗上的玻璃。 小慧站起来,慢慢的开了门。我抱住她。她生气的别过脸。“你昨天上哪儿了,也不说去接我,害得我半夜一个人从火车站回来!” “那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?”我涎着脸说。 “还说呢,你的电话一直关机,你去哪儿了,昨晚?”她拧住我的鼻子问。 “我去给一个学生补习功课,晚了,就住到附近的一个同学哪儿。”我们学校的大部分学生在外面租房住,所以这个谎应该能够撒得过去。 “那你为什么关机呢?”说着,他从裤兜里掏出我的电话。 “我……可能是没电了吧!”我搪塞着。 小慧开了我的手机,“滴滴”手机又关上了,的确是没电了!“哼!就绕了你吧!”她终于松口了。 我松了口气,轻轻抱住她。“小慧,你累了,去休息会儿,我要备会儿课,下午还要辅导学生呢。” 她一下子急了,“怎么,往时,我们要是一个星期不见,你都憋得难受,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时间都要要,今天你怎么了?”她捶打着我的胸膛。 “昨天在同学那里喝了些酒,我俩聊天有聊到很晚,而且我还有点感冒。” 我故意装作虚弱的样子。 她关心的摸着我额头,“人家昨天没有给你打电话,想突然回来给你一个惊喜,你倒好,哼!” 她伸手摸向我的裆里,天啊,这是我的鸡巴一点反应也没有。昨天晚上和茹做了三次,也难怪!不过我和小慧一晚做四五次的时候也有啊,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我慢慢的拥着她到了床上。 “远,你怎么了,你从来没这样过啊?你是不是真的病了?” “没事的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我慢慢的躺到床上。 这是小慧脸色潮红,呼吸也变得不均匀起来。她慢慢把我们两个人的衣服脱光,俯下头,一下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。下面受到刺激,加之看到小慧青春的躯体,我渐渐有了反应,鸡巴直立了起来。 “你累了,让我来吧!”小慧骑了上来,开始套动,我努力迎合着,并使劲儿挺动着,我怕她会有所怀疑。 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在做爱的时候,我的眼前总晃动着茹的影子,一会儿鸡巴软了。小慧从我身上爬下来,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又俯下头舔着我的鸡巴,直到他又硬了。 这样小慧也终于达到了高潮,我也射了精。 我们相拥着睡去了。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了,我给手机换可一块儿电池。“叮咚!”有一条短信进来,小慧拿起我的手机翻看︰远,记的下午给娜娜上课,我就不过去了,晚上能过来吗?我给你做好吃的!茹。 我也正凑过头,我俩同时看到了这条短信。 “王明远!你这个骗子,你骗我!”小慧抽泣着把我手机狠狠地扔在床上。 我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。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。我下午上课走的时候跟她打招呼,她也不吱声。 上课的时候,我有些神情恍惚,总惦记着家里的小慧。 李娜注意到了我的表情,调侃道︰“老师,怎么不高兴,是不是我妈妈给你的钱少了?” “呵呵!哪里!我有点感冒。”我搪塞道。 上完课,我给茹姐打了电话,告诉她我今天有同学聚会,不能过去了,就匆匆赶到我的住处。房间里空空蕩蕩的,小慧已经走了。 桌子上有一封信,我急切的打开它︰” 远!我的老公!请还允许我这样称呼你。 这次回来本来是有好多事情和你商量,我们的实习已经结束了,我打算和你商量,我先到南方发展,等你毕业了,如果我有所成的话,你就过去。不然我就回来,我们一块儿去学校教书,那该多好!可是现在……我希望你只是一时的乱性,而不是爱上了别人,我也知道你也一直在意我给你的时候不是处子之身了。 可是,那都是过去了,不是你把我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吗?好了,不说了。 远,我走了,去了南方的某个城市,我的手机也换了,不要试图和我联系,我给你一年的时间。如果你到时候还不能忘记我(也许是我自所多情吧),一年后我会和你联系的,我记着你的E- mail。 每天上午昏昏的睡觉,下午去给李娜上课。我有意的回避茹姐。 10多天过去了,李娜的英语水平有了一些提高,我们学校也开课了,同学们聚在一起,我的心情好多了。有时候想起小慧,我觉得我还是爱她的,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,一个人孤单吗?也有时候想起和茹姐的那一夜,觉得恍如梦境。 开学后,我改为每周周末两天下午给李娜补习功课,因为李娜平时也要到学校上课。茹姐有时候打电话给我,我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。 秋天到了,校园里的银杏树镀上了一层金黄,天显得那么高远。我有时候一个人独坐在夕阳里看那一片片的落叶,看天空中独自盘旋的苍鹰。 10月20日是我的生日,我的那帮哥们姐们为我祝贺了一番。我多喝了几杯。独自一个人回到了住处,我不敢开启房门,我知道我开启的将是孤独寂寞和无边的暗夜。 我一遍一遍拨着小慧的电话,“你拨的号码是空号,请查证后再见拨!”我猛地将手机扔下墙角。可是它并没有摔坏,反而响了起来。我赶紧捡起来,潜意识里那应该是小慧的电话吧。 “你是明远吧?” “小慧!我终于拨通你的电话了,你好狠心,不接我的电话。” “谁是小慧阿,我是你茹姐!” “你?……我……”我一时语塞。 “明远,我听出来了,你喝多了,你干吗折磨自己?你好像和女朋友闹别扭了,是吧?”茹关心的问道。 “嗯!我好难受,我……我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 “明远,你在哪儿,我过去陪陪你,好吗?”茹姐急切地问。 我说了我的地址。 茹姐赶过来的时候,我正跌坐在住所的门口。她从我身上摸出钥匙开了门,把我放到床上,我记得她给我到了水漱口,还给我洗了脚。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,我推掉了身上的毛毯,发现茹姐偎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。 这时我的酒已经醒了。我推了推茹姐,她呻吟了一下睁开了眼楮,我把她轻轻的抱到床上,“到床睡吧,别着了凉!” 这一夜我们都没有沖动,她听我给她讲我和小慧的故事。 时间过的真快,冬天转眼来了。一个周末,我接到茹姐的电话,她告诉今天给李娜上完课,不要走,在别墅里等她。 我对李娜的英语是多让她自己阅读课外读物,加之经常的口语对话,我发现她的成绩提高的很快,这次的期中考试考了80多分,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艺术生已经很不简单了。今天的李娜上身穿了一件套头羊毛衫,下身穿了一条很紧身的牛仔,,披散的长发扎了个马尾辫,皮肤牛奶般的白皙。我从来没有仔细的打量过她。 “老师,我是不是很漂亮?”李娜调皮的问。 “切!小孩子丫丫,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!” “呵呵!因为我今天发现老师的眼光有点色!” 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开始上课!”我一本正经得说。 “好吧!”李娜嘟起了嘴。 在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,茹姐来了。他还拿了一个厚厚的包裹。等到李娜走了,茹姐关上门,打开那个包裹,原来是一件黑色的羽绒风衣,是今冬比较流行的款式。 “愣着干嘛,来,试试合适吗?”茹姐招呼我。 “哈哈,真帅呆了,我敢说超过王世文!”茹姐笑着给我趁拽着衣服。 我在镜子前照了照,还真是的,自己1米80的身高,穿上这件衣服真的很合体,我不禁佩服茹姐的眼光。这时,茹姐又把一个信封递到我面前。 “什么呀?”我不解的问。 “你给李娜上课的课时费啊!”茹姐把信封塞到我手上。 我打开信封,是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。“茹姐,你这是…”我又把信封推给茹姐。 “收下吧!这是你应该得到的!”茹姐硬是把它赛道我的口袋里。 “我还要送给你一件东西。”茹姐得脸有些红。 “什么?”我不解的问。 “你猜?” “我猜不出来。”我实在不知道她再耍什么花招。 “你凑过耳朵来。” 茹姐一下抱住我的头,用嘴摸索我的耳垂,小声地说︰“崩嘲我要把我的旁送给你!” 这样的话,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,我觉得我下面迅速暴涨,连裤子都要顶起来了。我们隔着衣服摸索着。茹姐示意我到床上去,我硬是按着他俯在窗台上。 我迅速的解开她的腰带,把裤子褪下来,一只退到小腿部位。她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内裤,是带蕾丝边的那种。我迅速的摸到小腹,隔着内裤摸索着。这时我发现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。 她也回过手来拉下我的拉链,我腾出一只手把鸡巴掏出来,一下顶在她雪白的屁股上。她回过头来用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吻起来,我也伸出舌头,我们互相吻着。我一只手摸着缯,另一只手移到她的乳房,上下左右的摩擦着。 “嗯!嗯!”她呻吟着。 “远,操我!操我!”她浪叫着。 我继续摸索着,把鸡巴在她的屁股沟里来回摩擦着。 “受不了了,插吧!使鸡巴插吧!” 我没有直接的插进去,而是继续的摸着阴蒂。 “受不了了,远!老公!我要泄了!啊!啊!”我把两根指头插到她的旁玄吁,她的旁一阵阵收缩,烫的我的手快要受不了。淫水顺着我的手往外流着。 “舒服吗?”我走在她耳边小声问。 “真是太舒服了,我都要飞到天上去了!”茹喘着粗气。 我把她的内裤向一边撩了撩,她更把屁股厥起来,好让视更显露出来。我用手摸準了眼的入口,然后用龟头在她口儿上来回的研磨,浅浅的抽插。 很快,她就受不了了。“痒!痒!里面痒!” “那里痒啊?”我也出气不均匀了。 “就是哪里!”她引着我的一只手来到她的小骚洞边。 “快说,不说我就不给。”我故意逗弄着她。 “北场亮痒!我的旁痒!快插!”她已经迫不及待了。 “快插嘛!”她向后耸了一下屁股,想把鸡巴吃进去。我才不上当呢。我立刻向后挪动了一下鸡巴。 “我的小骚俜啊!求求你快插进来吧!”她真的有点着急了。 我又摩了两下,向好一欠身,然后猛地插了下去,“扑兹!”一声,全根没入。 “啊!”她长长的尖叫了一声! “啊!爽!美死了!我不行了!” 说着,他的旁玄吁又一阵阵的紧缩。我紧紧地顶着不动,享受着那一阵阵的内壁紧抱着鸡巴的感觉。 这样休息了一会儿。我把她的衣服向上撩起来,露出半个后背,她雪白的屁股也暴露在我眼前。这样我才更加刺激。我开始猛烈的抽插。 “啪!啪!”“啪!啪!”“咕叽!”“咕叽!”这些声音美妙极了。 “远,姐姐的旁酉吗?骚吗?”她呻吟着。 “美!骚!爽!”我一边抽插,一边回答。 这样的姿势我们都有些累了,于是我鸡巴在里面插着挪到了床沿上。我猛地把鸡巴拽了出来。她翻过身一下子就摸到我的大肉棒,引导我来到她的紫黑色地带,把鸡巴放到洞口,我一挺身又插了进去。我把她两条腿架起来,玩起了老汉推车。 可能这样的动作插入太深了,她不停的浪叫,“远,你真坏!你个大坏蛋! 你要把人操死了!我的旁要烂了,啊!啊!使劲儿顶!“ 下面的淫水把床单都打湿了,我的鸡巴在这样的洪水泛滥之下,快乐的,恣意的抽插。我一会儿深入深出,一会儿在潢口上摩。 一会儿,茹的性欲又开始高涨,她抱紧我的腰,狠狠的往下使劲。我知道她又要泄了。我加大了力度! “茹姐,我插你的小骚俜,你的小浪洞!”我大喊道。 “插吧!茹姐的旁是你的,插吧!干吧!操吧!使劲儿!”她不停的叫着。 我感觉到我已经受不了了,“茹,我要射了,我要射到你的旁玄吁!” “射吧!你把姐姐的旁射穿吧!”茹重重的喘息着。 我感到一阵麻酥酥的感觉,从小腹到丹田,再由丹田到鸡巴,一股热流箭一般射入茹的旁玄吁。 这时,茹也达到了高潮,臣一阵阵的紧缩抖动抽搐! “爽!美死了!我开花了,我上天了!啊……啊!”她呻吟着抱着了我! 许久我们才从快乐的巅峰跌落下来。抱在一起说这悄悄话。 “远,你真厉害!我一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快了!我仿佛到了天堂!身体好像一下子飘到了云端,又好像快要爆炸了!”她用赞美的眼神看着我。 “我也是。茹,你能让我释放我所有的激情!”我回应她。 “不过,你也真狠心!上次你把人家点燃了,就再也不理人家了,这些日来我都快崩溃了,做梦都是和你在做爱。”她点着我的鼻尖。 又休息了一会儿!我们穿上衣服来到窗前!外面居然飘起了雪花,雪不大,慢慢地,优雅地飘舞着。 “你那里下雪了吗?面对寒冷你怕不怕……”一首歌在我耳畔隐约响起。我突然想起远方的慧︰你那里下雪了吗?面对寒冷你怕不怕? 人是一种多么奇怪的动物啊!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想起另外一个人! 之三 今年的冬天雪好大,这在我们这个北方城市是不多见的! 由于路不好走,也由于没有了小慧,我一个人住太孤单,于是我退掉了租住的房屋,又重新搬回了学校宿舍住宿。对于我的回来,舍友们高兴极了,因为大家又可以谈天说地了,其实我们宿舍也就剩下老三和老五在坚守阵地了,其他的几位弟兄也都和女友双宿双飞了。 雪大路滑,星期天给李娜上课的时候,我不让茹姐到学校接我了,我自己坐车去。每个周六周日我给李娜上完课,就和茹姐在她们的别墅里忘情的做爱。 又是一个周末,我坐车赶往别墅,下车后还有一段路程。从终点站到别墅是一段空地。雪后的原野一片空白,大地苍茫而空旷,一个人在茫茫的雪野里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和孤单。 到了别墅的门口,我看看了表,三点二十,我今天来的有点过于的早了,也不知道李娜来了没有。前几天,为了方便,茹姐把别墅的钥匙给了我,让我来早了就先在那休息,上完了课也好在哪里等她。 我正要进门的时候,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。我回过头,一个非常秀气男孩子骑着一辆摩托车过来,一身厚厚羽绒服的李娜从后面下来,跑到我的面前,“老师!您早来了?让您久等了!” “没什么!我也是刚到,我怕路上不好走,所以出来的早一点。”我跟李娜说着话,眼光却望向骑摩托车的小伙子。小伙子腼腆的笑着。 “这是我的同学,刘海涛!”李娜看着那个小伙子,说︰“你走吧,我要上课了!” “几点上完课呢,一会儿我来接你吧?”刘海涛仍然腼腆的笑着说。 “不用了,今天我爸爸回来了,我要回家去吃饭,不回学校了。”李娜向刘海涛招了招手,“星期一见!” “再见!”刘海涛好像不高兴的样子,他发动了摩托车走了。 目送刘海涛走远,我们来到别墅。 四个月来的接触,我和李娜之间已经很熟了。但是除了上课,我们很少谈别的事情。“老师,今天上完课到我家吃饭吧?我爸爸回来了,你还没见过我爸爸呢。他也想见见你呢!”李娜一边脱掉外套,一边从书包里掏出一踏纸递给我。 我正在想着,我总是不好意思去吧,我总觉得见到李娜的爸爸会不自然的。 “去吗?”李娜又一次问我。 “奥!我今天还有事,去不了,不好意思啊!”我说话有些不自然,但是李娜应该没有觉察出来。“这是什么?”我晃着手里的一踏纸问道。 “我的英语试卷啊!”我们最近又考试了一次,我这次考了全班第五名啊! 李娜不无得意地说。 “那看来我这个英语老师要失业了!”我调侃着。 “那儿能呢!我妈妈说让你一直带到我明年的高考。”李娜灿烂的笑着。 “那是你妈妈的主意,英语成绩都90分了,我看你用不着我教了!”我望向李娜。脱掉外套的李娜身条显露出来,修长的双腿,胸部也是曲线玲珑,有着青春少女的活力和朝气。无疑,这是一个青春阳光漂亮的少女。想到刚才的那个小伙子刘海涛,我不禁笑了笑。 “那下次考试我少考一点,你不还得教我啊?”李娜调皮的望着我。 “好了,我们上课吧!”我又开始回到了正题。 “不嘛!你陪我说说话。老师!你不常说语言要在生活中锻炼吗?为什么非要一本正经的讲课?以后我们就用英语对话好了。”李娜说着,我们来到了书桌前坐下。 说了会儿英语,我们就说不下去了。因为高中阶段掌握的词汇量毕竟还是很少的。于是我们英汉夹杂着对着话。 “老师!你有女朋友吗?我怎么一直没有见过她,也没听你说起过她?”李娜问我。 “嗯!~ 有!”我一下子又想到了小慧,我的脸色可能有点不好看。我努力的调整这情绪,幸好李娜没有注意到。 “那你下次上课带她来好吗?我想看看她漂亮吗!”李娜的用请求的神情看着我,“她叫什么?” “她叫姜慧秋!她已经毕业了,去了广州。”在我的潜意识里,小慧应该是去了广州。 “那你放心吗?南方听说很乱的,你不怕……”李娜坏笑着。 “我有什么好怕的!”嘴上这样说着,我的心里有些伤感,是啊,是我伤害了小慧,小慧还会回来吗? “那你身边就没有别的女孩子追你吗,老师!你这么优秀!”李娜的眼神里是真诚的赞赏。“我妈妈经常夸奖你,说你成熟稳重,有男子汉的魄力!” 我的脸变得通红。这次李娜终于发现我的表情。“老师!你脸红什么,不好意思了?”李娜咯咯的笑着,“老师!我也喜欢成熟一点的!” “小孩子家,怎么就谈这些呢?”我故意严肃的盯着李娜。 “我可不是小孩子了,老师!我已经18岁了!我高二就开始谈恋爱了,后来还是我妈妈阻止我们交往,那个男孩子去年考上了大学。”李娜的神情有点淡淡的伤感,长长的睫毛忽闪着。我不禁也感染了她伤感的气息。 “那刚才的小伙子不是你男朋友吗?”我问道。 “我才不喜欢他呢,太幼稚!是他死气百般的追我,没事儿就拿他开开心,呵呵!”她呵呵笑着︰“老师!我送你一件东西把!”说着,她起身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递到我面前。是一张我素描,画得有八九分的神似。 “谢谢!我会珍藏着的!”我小心的把他收入我的公文包里。 时间慢慢的过去,我看了看表,五点半。该下课了。 “李娜!我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儿吧!早点回去,你爸爸不是回来了吗!” 我征求李娜的意见。 “我才不稀罕他,除了挣钱,他从不关心我和妈妈!”李娜大大咧咧地说。 “老师!你说,我妈妈离了婚,还能找到对象吗?”她认真的说。 “这个,不好说吧!我也说不清楚,这是大人的事情。”我搪塞道。 “不过,我还是早点回家吧!”李娜收拾好书本,“老师!你呢?” “我抽颗烟再走,一会儿我锁门吧!”我拿出一支烟,慢慢地点上。 说了声再见,李娜一蹦一跳得走了。 刚才上课的时候我把手机调了静音,拿出手机,我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,是茹姐打来的。还有一条短信︰远,今天娜娜的爸爸回来了,我不过去了,路不好走,你自己就在别墅住吧!我好想你!爱你的茹! 合上手机!我的心理不禁怅然!今晚,茹一定会和她老公做爱吧!想着茹和我做爱时的风骚和激情,我的心理酸酸的不是滋味儿。望着空蕩蕩的房间,我再也呆不下去了!我还是决定回学校,那里还有哥们可以说说话。 冬天天黑的早。走出别墅,暮色四合,雾气弥漫。 回到学校,宿舍里空蕩蕩的,老三和老五也不知道去了那里。校园里华灯初上,一对对情侣说笑着、追逐着。不知为何,我今天特别害怕一个人独处,寂寞像一头野狼啃筮着我不能安心,孤单像一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 一个人的走出校园,冬夜里刺骨的寒风吹着面颊,我竖起了风衣的领子。去吃点什么呢?校园的门口有一家“海派混沌”店,不知道受着什么牵引,我慢慢的踱进来。原来是我和小慧经常来的地方啊!我坐到挨近窗子的一张小桌,这样可以看到街上的车来车往。这个位置也是我们经常坐的。 “吃点什么啊?”老板娘热情地招呼着,“好久不来了,怎么今天一个人,你的小女朋友呢?她可真漂亮啊!” “老样子!一碗海鲜的,一碗荠菜的!”老板娘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去了吧台。 热腾腾的混沌端上来了,我挑了那碗荠菜的,把海鲜的那碗推倒对面,小慧爱吃海鲜的。想到这些,我的泪水夺眶而出。 星期一,我感冒了,发着高烧!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理论,感冒吃药两周就好,不吃药半月痊愈。所以我也懒得吃药。让老三给我请了假,一个人躺床上,饭也懒得吃。 终于毕业了,我翻看着自己的学位证、毕业证、派遣证,踌躇满志!我的报道单位是新华社XX分社。 两天两夜火车,我来到单位报道!这里是新华社的一个分支机构,人不多,但是单位装修豪华、古朴、大气!办公室的一个小丫头小郑带我到去见我们的组长,据说是一个小姑娘!来到三楼我们组的办公室,我们敲敲了门,门开了,“请进!”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子正在桌子上埋头写着什么。 “姜组长,你好!这是新分配来的小王,王…”小郑不好意思地望着我,她还没能记住我的名字。 “王明远!”我走到桌子前面。 组长抬起头,我俩同时愣住了。 “明远!” “小慧!” 我俩不约而同的喊出对方的名字!惊奇!兴奋! “原来你们俩认识啊!呵呵,那我走了。”小郑带上门走了。 四目相望,我们都读出了彼此的思念和渴望。我们愣了有两分钟,然后紧紧地抱在一起。四片嘴唇交一起,舌头和舌头互相纠缠着、吮吸着、舔噬着。 小慧撕开我的衬衣,双手在我的后背上抓着,我感觉到一阵阵的疼痛同时伴随着兴奋。我把她反转过来,两只手伸进她的上衣里,把乳罩推上去,重重的揉摸着她的乳房。 “啊!”小慧重重的喘息着。我们一句话也没说。 小慧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,那种职业装。我一下把她的裙子掀起来,她经常爱穿的紫色内裤。她把内裤褪下来踩到了脚下,回过手来为我解开腰带,我的鸡巴一下子跳出来,龟头上已经分泌出了粘液! 我摸向她下面,已经湿了一大片,柔柔的,滑滑的!我一下子就顶了进去! 我忘情的抽插着,小慧的屁股配合着我前后耸动!我把她放到桌子上,她的小穴红紫、肥厚、多汁。我欣赏着,她一把拽过我的鸡巴,我又轻轻的一顶插了进去! “咚咚咚!咚咚咚!”有人重重的敲着门。我们赶紧的分开! 我激灵打了一个冷颤,差点从床上摔下来。原来是一个梦!我苦笑了一下! 我慵懒的开了门,门外,茹姐站在那里! 之四 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我的美梦! 打开门,是茹姐站在门外。我把她让进来,关上门,茹一下扑进我的怀里,“远,你想死我了!我打你的电话怎么关机呢?” 茹姐把脸贴到我的下颚,“呀!你的脸怎么这么烫人啊,是不是病了?”她又用手摸着我的额头。 “嗯!有点感冒。”我轻轻推开茹姐,趔趄着坐到床上。我感觉到头晕目眩,站立都有些困难。 “你吃药了吗?”茹姐关心的问。 “没有,抗一抗就过去了。”我苦笑着摇了摇头。 “那怎么能行,走!我陪你去看看。”不容我分说,茹姐把风衣批到我的身上,然后拽着我来到一家医院。量了体温,医生又看了看我的嗓子,医生告诉我是病毒性感冒。我一向是最讨厌注射、打点滴之类,所以拿了一些药了事。我要回学校,茹姐说什么也不同意,说我现在最需要人照顾了。我回学校告诉舍友,我要到一个朋友那儿住几天。 从学校出来,茹姐说︰“我们还是到别墅去吧,李娜周一到周五不去那里的。”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了别墅。茹姐安顿我吃了药,然后躺下来。 她问我要不要吃东西,我摇了摇头,我真的是没有胃口。我拉过茹姐让她坐到床上,我从后面抱住她,她顺势躺下来,我们抱在一起。她爬到我身上,把嘴唇轻轻的盖住我的嘴,一下子我也把持不住,我们狂热的吻着。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病人。茹把舌头伸过来,我们的舌搅在一起,互相吮吸。 我的下面已经有了反应,我开始脱茹姐的衣服。 “不行!明远,你感冒了,我们现在不能做。这样你的病回加重的!”茹姐坚决的坐起来。 “没事的!我想嘛!”我拉着茹姐的手摸向我的下面,我的下面早就硬了,把裤子顶得老高。我又把茹按倒,压住她。她把手从后面环抱来死死的扣住我。 “不行!明远!别闹了,你真的需要静养!”她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︰“等你病好了,我好好让你操!况且我今天身上来了。” 想着自己真的病得不轻,欲火慢慢的降了下来。 可能刚吃了感冒药的缘故吧,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醒来的时候已是午后,冬日的太阳隔了窗帘照进来,屋子里暖洋洋的。我身子懒洋洋的,懒得动弹。 “你醒了?”茹姐高兴的来到床前,“你睡了这么长时间,现在一定饿了吧!我给你做饭去!”说着,茹姐轻快的去了厨房。不一会儿,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条就做好了,里面还有两个荷包蛋。我也真是饿了,我端着碗“呼噜,呼噜” 的吃着。 茹姐咯咯地笑着,“你慢点吗!没人跟你抢的!”茹姐告诉我她的老公昨天晚上就已经走了,然后她就打我的电话,可总是关机。她很着急,于是今天早上就到学校找我,不想我正好在宿舍里。 吃完饭,我轻轻坐起来,我发现头不疼了,也不晕了,看来感冒药是起作用了。茹姐给我量了体温,烧也退了。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找了半天,茹姐才在我的西装口袋里掏出来,递给我。号码我不认识。我按了接通键,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“明远,你是不是病了,我们宿舍的几个人要去看看你呢?”原来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张颖,她们宿舍和我们宿舍是友好宿舍。 “噢!不用了,谢谢啊!我现在在一个朋友家,回头给你打电话吧!真的谢谢你!”我挂了电话。 我发现茹姐望着我,眼神有点怪,“又交女朋友了吧?你那个小慧呢,不回来了吗?” “什么女朋友啊!我们班上的同学!一定是老三这个碎嘴子到处宣扬我病了。”我把茹姐拉到怀里。 “我都听到了,那么关心你,不是女朋友,也是她喜欢你!”茹姐有了微微的醋意。 我吻着她的睫毛,“你就是我的女朋友,我的老婆啊!我还找什么女朋友呀?” “就知道你嘴甜,你怎么会要我这个老太婆?”茹姐眼里泪光闪闪,“你也就是和我玩玩,等你的小慧回来了,或者你有了女朋友你就不理我了!”她一下子抱紧了我,好像怕我跑了似的,“远!我好怕你走了!”茹姐开始抽泣。“可是你终归要离开我的,我可是比你大12岁呢! 望着梨花带雨的茹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“茹姐,有你陪着我,我就不找女朋友了,我就不结婚了!” “噗嗤!”茹姐破涕为笑了,“说你嘴甜嘛!净来骗我,你怎么可能不恋爱结婚呢?我也不想你那样!只是我想经常能看到你,即使…即使不和你做爱。” 茹姐不好意思起来。 有茹姐的照顾,两天后我的感冒很快就好了。星期三的晚上我和茹姐在别墅里疯狂的做爱,直到我的鸡巴再也硬不起来,茹的下面也给我插的狼藉不堪!星期四的白天我们睡到下午才起床。 吃了点东西我们就抱在一起聊天。 “对了,”茹姐好像想起来什么。 “怎么了?”我问她。 “你的女朋友小慧一直就没和你联系吗?”茹姐一本正经的问我,“我看她不会再回来了。” 我不知道茹姐怎么突然就问到这些,“嗯!我知道,我已经不想她了。”我违心地说道。 “真的吗?”茹姐高兴起来。“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小女朋友,她很喜欢你啊!” “被跟我闹了!”我抱紧茹姐。 “我不跟你开玩笑,我说真的呢!”茹姐认真起来。 “我才不要呢,我有你就够了!”我吻她的面颊。 “别傻了,我有老公,又比你大那么多!”茹姐哀怨的说。 “你要给我介绍女朋友,你认识几个女孩子呢?一般的丑八怪可别硬塞给我啊!”我以调侃的口气说,“我可是要像你一样漂亮多情的女孩子!” “我知道一般的女孩佩不上你,可是这个女孩应该算上漂亮吧!可是不知道你喜欢她不?”茹姐看着我的表情。 看这样子茹姐不像在开玩笑了。 “我又没有见到,我怎么知道喜欢不喜欢?” “你见过的!”茹姐的脸色红红的,费了好大劲才说出来,“李娜!”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 “怎么?说呀,你喜欢她吗?”茹姐追问着我。 “这怎么可能?”我自言自语道。 “怎么就不可能?李娜喜欢你啊,她的日记我都看了,每篇日记里都提到你,女儿的心思妈妈怎么会不知道啊?!”茹姐坐起来背对着我,“我要你回答我。” 我一时陷入了沉默。 “好了!明远!我也不要你现在就回答了,你试着和李娜接触接触。李娜从16岁那年就开始交男朋友,不过我一直看她比较严,所以也没什么结果!现在又有男孩子在追她,可她已经爱上你了,你要好好把握阿!”茹姐又躺倒在我的身边。“你做了李娜的男朋友,你也就是我的女婿了,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不用分开了!” 我惊讶的望着茹姐。 今天是周六,下午在图书馆看了会儿书,我又早早的来到别墅。李娜已经在那里了。今天的李娜穿着一套校服,脱去校服的她显露出一个女孩的玲珑曲线。 看到李娜,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。 “老师好!”李娜用英语向我打着招呼。 “你好!”我也用英语回应道。 从上一次上课以后,我再给李娜上课的时候,也就不按部就班的讲什么内容了,我们就用英语交谈,说不下去了,就英汉夹杂。 “老师!你的女朋友呢?她回来过吗?”李娜仰着头问我。 李娜有着一张白皙的鸭蛋脸,小巧的鼻子,长长的睫毛,水晶一样清亮透彻的眼楮。的确,她是美的! “老师!”李娜大声地喊我,“你怎么不回答?” “噢!没回来过,我们,我们约好一年后再见呢!”我这样说着,这一年当中会有多少的变化啊! “那你不孤单吗,老师?”李娜追问着。 “我有好多朋友呢!”我盯着李娜,“好了,不谈这个话题了,好吗?” “不好!”李娜回答的很干脆,“我是想如果你女朋友不在的话,我想你明天上午陪我玩!” “好吧!”我不得不答应了,因为明天也正好没事,再者就是我也真的有点喜欢李娜。 一个难得好天气,没有风,雪色的映衬下,天色湛蓝、透明。 我知道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陪着李娜买衣服,取得时候,因为早,车上人不多! “我今天不叫你老师了,好吗?”李娜鬼笑着问我。 “好吧!不过,等上课时你还得叫我老师阿!”我故意一本正经的说。 “好吧!”李娜噘着嘴小声嘟哝着,“还挺拿自己当回事儿的!” 我们来到服装市场,这里是一个大型的服装批发市场,也兼零售,以前我也陪小慧来过这里。李娜看中了一条褐色的裙子,女老板职业性的笑着望着我︰“你女朋友真有眼光,这是今年冬天最流行的一款了!” 我笑笑,李娜也正望着我笑呢! 觉得这条裙子不错,李娜要试试。这个铺面没有试衣间,试衣服的时候要扯起一块布挡住,我这时候踱到了门口,李娜叫住了我,“明远,过来啊!帮我挡以下。” 我也不好意思,就过去了,虽然是冬天,李娜换衣服的时候里面还穿着毛裤,但是我仍觉得不好意思。 和老板砍了价,我掏出钱,付了款。我们走出那个店,李娜望着我笑着。 “你笑什么呢?”我问李娜。 “老板都说我是你女朋友了,你又给我买了裙子,那我今天就做你女朋友吧!”说着,她伸出手挎住我的胳膊。我只能任她这样了,谁让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况且我又有些喜欢她呢! 从服装市场回来的时候,车上人很多很挤,早已经没了座位。我抓住扶手,李娜的一只手拿着衣服,另一只手自然的就抱着我的腰,我们看上去真的像一对情侣。 因为下午还要上课,于是我们就倒车去别墅。换乘的这个车更挤,李娜就一直偎在我的怀里,有美女在怀,我也自然的享受着。 之五结局篇 今天给李娜上课的时候,我告诉她,这是春节前的最后一次课了,因为我一放假就要回老家了。李娜和茹姐都希望我寒假能够留下来,在这里过春节,我还是谢绝了她们的挽留。我告诉你他们我春节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聚会,或许能对我明年的分配有利。 给李娜上完课,李娜说要送给我一件礼物,“你猜猜看,是什么呢?”李娜微笑的看着我。 我摇了摇头,“我哪儿猜得出来呢!” 李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,递到我的面前,我打开来,原来是一条领带。 “喜欢吗?”李娜问我! “太喜欢了!谢谢你,李娜!”我发现这是一条做工和面料都非常精美的领带。 “来,打上试试!”李娜取出领带替我系到脖子上,可是那个结她怎么也结不好。 “笨蛋!还是我来吧!”我推开李娜的手。 “不嘛!你才笨蛋呢!”李娜用她的小拳头捶打着我的胸膛。 我用手揽了一下她的腰,她小鸟一样偎进我的怀里,幸福的闭上双眼。她的睫毛黑亮而修长,脸色微红,我能感觉到她胸膛的起伏。 说真的,李娜是漂亮的,青春的、阳光的。这时候我的眼前飞快的闪过我和小慧认识的一幕一幕,我第一次吻小慧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情景吧。我的眼前又浮现茹姐那成熟、芬芳的躯体。 李娜睁开眼,不解的望着我。我坐下来,让李娜坐到我的腿上。李娜凑过她的嘴唇。我的心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 我推开李娜,“我还要去买火车票呢,我得走了!” “明远哥,你不喜欢我?我不漂亮是吗?”李娜哀怨的望着我。 “不!不是!娜娜你还太小,你还是一个中学生,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爱。” 我看着李娜。 李娜又一次依进我的怀里,“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,是吗?我不如你的女朋友漂亮,是吗?”大颗大颗的泪滴从她那美丽的面颊上滑落,打湿了我的前胸。 “不!李娜!我喜欢你就象一个老师对学生的爱,或者说一个兄长对妹妹的爱”我安慰和李娜。 李娜一下挣脱了我的怀抱,飞快的跑出了房间…… 这个寒假我之所以要回老家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——我要到小慧的老家去看看,一定可以打听到小慧的消息吧! 小慧的老家是一个小山城,美丽而宁静。和小慧相处的一年多里,我曾经去过两次。她的家人对我都很好。 傍晚时分,我终于坐上了到那个小山城的火车,一夜,火车都在崇山峻岭间驰骋。天色微微发亮的时候,火车终于到站了。走下火车,一阵清冷的风扑面吹来,我不禁裹紧了大衣。时间尚早,我就在街上吃了早餐。记得小慧的家距离火车站也就三四站地,所以就懒得坐车了。我的记忆力还不错,很容易就找到了小慧家的那个小区。 我按了门铃,开门的是小慧的姐姐,“呀!小远!你怎么来了?来,来,来!快进来!外面很冷吧?”显然,小慧的姐姐小雅认出了我。 “不冷,姐姐!”我站在客厅里。 “快坐啊!我去準备早餐!爸妈去锻炼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小雅姐不由我分说就进了厨房。 “我吃过早餐了,姐,你不用準备我的了。”我沖着厨房喊道。 “看你!到了家还在外面吃早餐,怎么这么客气呢?”小雅姐责备道。 这时候门开了,小慧的爸爸妈妈进来了。 “伯父伯母!”我马上站起来跟他们打招呼。 小慧的爸爸看了我一会儿,“哈哈,我想起来了,你是小远,小慧的朋友,我老了,眼神儿不好使了!老婆子给孩子倒杯水,我去洗洗脸!”说着,他去了卫生间。 小慧得妈妈坐到我身边,“孩子啊,听小慧说你明年也马上毕业,分配的事情有着落吗?你小慧都是一个人在外地,你们要相互照顾啊!小慧着孩子任性,你要多让着她点!” “我会的,伯母!”看来,小慧没有把我们之间的是告诉家里,我暗暗地松了口气。 “小慧不是打电话说后天来嘛!怎么今天就回来了?”卫生间里的小慧爸爸喊道,“疯丫头哪儿去了?” 我不禁竖起了耳朵,什么,小慧后天回来,我可以见到小慧了。“噢!她有点事,要耽误几天,我就先回来了。”我支吾着。 “那你就玩几天,等着她回来!”小慧妈妈高兴的看着我,“这个寒假不走了,在这里过春节!” “那就太好了,就有人陪我老头子喝酒了!”小慧的爸爸从卫生间里走出来。 这两天,小慧的妈妈变着样的给我做好吃的,每晚小慧的爸爸都和我喝几杯。即便这样,这两天我还是觉得好像是过去了两年甚至更长。 从小雅姐姐那里知道,小慧回来坐和我来时同一个车次。那天我几乎一夜都没合眼,我在设想着我见到小慧时的种种场景,她该不会不原谅我吧?她的身边该不会有了另外的男孩吧? 好不容易到了早上,我早早的来到了火车站。我的心情兴奋、紧张,同时还有点不安。火车是六点半到站,我六点就站在了出站口,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熬!火车站售票厅上面的大钟表仿佛是停住了一般。 好不容易等到6点二十九分,我觉得我的心在“砰砰!”的跳着,血往上涌,脸上热乎乎的,眼前变得有些模糊。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。从出站口望进去,火车终于进站了,下车的人流开始涌向出站口,我努力的在人群中搜寻着。 出站的人流变得稀稀拉拉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还是那件我给她买的蓝色的风衣,还是披肩的长发,还是提着那个小巧的皮箱,只是她的脸上有些憔悴。 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,她没有发现我。她径直地走到了火车站广场。我悄悄的根在她的后面。她可能听见了脚步声,慢慢回过头来! 惊讶!兴奋!不可思议! “ !!”她的皮箱摔在地上,她一下扑进我的怀里,紧紧地箍住我,我也紧紧抱住她,好像我们彼此都有一个世纪没有见到了。我们就这样抱着,直到互相都喘不过气,呼吸困难了才松开。 我揽过她的腰,她仰起脸,泪水在我们彼此的脸上肆意的奔流。我低下头,深深的吻住她,在这个寒冷的早上,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,在这个美丽的小山城里,我们忘情的吻着,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。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都永远是属于彼此的,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。 许久许久,也许是一个世纪!我们都累了。 “你瘦了!”我的手抚摸着小慧的后背。 “你也瘦了!”她用手摩挲着我的胡子茬。 “我们回家吧!”小慧提醒我,叫了出租车,我们一块儿会了小慧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为妻子找男妓
评论加载中..